冬奥赛场边织毛衣,四年前的“淡定哥”又来了

465345 (1)

  平昌冬奥会首个比赛日,男子单板滑雪比赛正在紧张激烈地进行中。在运动员出发点旁边,一位臂缠袖章、全副武装的大叔,正冒着严寒专心致志地赤手织毛衣。无论是嘈杂纷扰的比赛,还是银装素裹的寒冬,仿佛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

  这一画面通过电视直播传向全世界。这位名叫科斯基宁的芬兰教练,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四年之前,他就曾以同样的方式成为索契冬奥会上最著名的“网红”之一。

  

465345 (3)

  2014年2月8日,索契冬奥会首金在单板滑雪男子障碍技巧赛中诞生,这也是冬奥历史上产生的第一枚男子坡面障碍技巧金牌。虽然美国选手科岑伯格最终获得了冠军,但是几乎全世界关注的目光都被赛场边穿针引线的科斯基宁抢走了。

  在比赛中,所有选手都在紧张地备战、调整心情,这位淡定的芬兰教练却在一旁淡定地织毛衣。当芬兰队员托特利准备上场时,他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针线,而是一边飞针走线,一边向爱徒面授机宜。

  不过,科斯基宁在赛场上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减轻压力,他织的也不是毛衣而是围脖。据报道科,科斯基宁当时参与了一项活动,他们的目标是接力织出一条超级大围脖,送给参加2016年里约夏季奥运会的芬兰代表团。

  给科斯基宁支招的正是他的徒弟托特利。虽然最终总成绩仅列第11位,无缘奖牌,但是这位有爱的芬兰大男孩儿赛后开心地说:“我觉得这肯定会很搞笑,每个人都不知道他来这里干吗。”

  从索契织到平昌,赛场边的科斯基宁依然孜孜不倦、不忘初心。哪怕是这次麾下的3名队员又没能闯进决赛,也丝毫不会影响到他的好兴致。四年后的北京冬奥会,准备好迎接“淡定哥”吗?

  
465345 (1)

  风起云涌、瞬息万变的赛场上都有时间“搞副业”,那么比赛之外回到奥运村又该如何给无聊的生活找点乐子?同样是在奇人异事拼出的索契冬奥会上,东道主选手索伯洛夫一鸣惊人,把举世瞩目的奥运赛场变成了自己的交友平台。

  或许是为了排遣寂寞,索伯洛夫在单板滑雪障碍技巧预赛中,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印在头盔上,希望以此吸引美女佳人的注意,在赛后能和自己取得联系,共同度过赛后的难熬时光。

  
465345 (2)

  两天之后,后知后觉的组委会为了严厉打击这种在奥运赛场乱打小广告的行为,要求索伯洛夫立即清除掉头盔上的电话号码。但是此时,索伯洛夫通过这个绝妙的征友方式,在两天之内就已经收到了2000多条短信。

  在这些短信中,既有良师益友劝他集中精力、好好比赛,也有各国美女投怀送抱:“但凭君之所好,妾身岂敢推辞”,其中甚至还不乏一些大尺度照片。

  最喜欢跟来自哪里的女人聊天?索伯洛夫回答说:“有俄罗斯的,还有一些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有一些女孩给了我照片,不过俄罗斯女孩永远是最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