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任战区副参谋长后 他当了一名普通飞行员

  9月13日,军报披露称,南部战区的崔振杰在离开副参谋长领导岗位后,并没有选择停飞,而是选择当一名普通飞行员。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崔振杰是全军首批改装某型三代战机的飞行员,在一线期间他还多次成功处置突发空情,捍卫了祖国领空安全。此前他还曾一举刷新了该型战机高空加油纪录。

  9aa817d7eec1370_w400_h444

  (崔振杰)

  领导改任飞行员搏击长空

  据解放军报报道,在一次任务中,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员崔振杰闻令而动,拎起头盔率先冲向战机。看着他这样的劲头,鲜有人知道,崔振杰已是一名到达停飞年龄的“老飞”了。

  由于改革调整,领导职数压缩,崔振杰主动从该部上级单位副参谋长岗位上退下来。按理说,不当领导了,他完全可以“退居二线”,甚至可以选择停飞。然而,看着刚刚列装的国产某新型战机,崔振杰放不下对蓝天的那份眷恋,选择当一名普通飞行员。

  改任飞行员的命令宣布不久,飞行27载、经历过多次生死考验的崔振杰就赶赴异地战备值班。驻地条件艰苦,他把自己铆在一线半年多,期间多次成功处置突发空情,捍卫了祖国领空安全。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并非是军报第一次报道崔振杰的事迹。由于改革调整和改装转型,有些干部面临岗位调整。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部有7名从领导岗位退下来的飞行员,崔振杰就是其中之一。

  
bf8c79b98545e04_w760_h497

  (双机编队起飞)

  一次演习,尽管气候恶劣,但崔振杰依然驾驶挂满实弹的战机冒雨起飞。当战机准备实施空中加油时,云厚风疾使得加油机两根注油管在空中不停抖动,根本无法对接。

  凭借丰富经验,崔振杰向指挥员提出提升飞行高度的建议。5000米、6000米、7000米……随着飞行高度的攀升,加油机两根注油管终于“冷静”下来。崔振杰驾驭战机立即与加油机保持状态,成功实施了空中加油。作为全军首批改装某型三代战机的飞行员,崔振杰果断决定继续任务,一举刷新了该型战机高空加油纪录。

  据了解,空中加油技术是在飞行中通过加油机向其他飞机或直升机补充燃料的技术,可以显著提高战斗机的续航能力,具有极其重要的支援作用。同时,空中加油也是世界空军公认的高风险课目,需要对飞行员进行扎实的地面准备,对航理学习、技术研究、模拟机训练等。

  曾完成歼-11战机高原首飞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2010年时,崔振杰还曾完成歼-11战机高原首飞。据军网报道,2010年金秋,成空航空兵某团数架歼-10战机,从红土高原起飞,穿云破雾降落在海拔3500米高原某机场,数日后再次起飞,降落海拔3800余米某机场后返回首降机场。

  
14234848a933bf7_w800_h525

  (巡逻高原)

  谈及执行歼-11战机高原首飞任务,时任团飞行副大队长刘晓鹏充满感慨,“谁都知道危险,但谁都希望被列入首飞名单。”据悉,歼-11战机是按海拔2500米以下机场使用设计的,他们将要降落的机场海拔则为3500余米,四周都是海拔六七千米的皑皑雪山,高寒缺氧,乱流频繁,风险不言而喻。

  报道称,在首飞那天,时任该师副参谋长崔振杰、副团长吴正康和大队长彭礼忠驾战机呼啸着降落世界屋脊,官兵们含泪欢呼起来:“我们飞上来了!我们又创造了一个‘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