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对美国还要恐惧!朝鲜最怕这两国联手

1513209583436737

  韩国总统文在寅12月13日开始访问中国。来自朝鲜的消息说:朝鲜国内对近期中韩关系的回暖十分紧张和关注,很想知道“现在中韩又想搞什么?”

  在半岛局势日益恶化的当下,尤其是“萨德”实际上成为中韩关系试金石的背景下,国际上对文在寅的此次访华,都在给予高度关注。据说韩国舆论现在有这样一种期盼,即:文在寅此次访华期间,中方最好不要再提什么“萨德”的事情了。客观上说,这反映了部分韩国媒体和韩国人的某种幼稚心理。为让中韩关系回暖,在文在寅此次访问中,中方技术上怎么处理“萨德”议题是一回事,但要中方放弃反对“萨德”的立场,笔者认为绝无可能。

  韩国外交官员告诉笔者:“无论如何,‘萨德’是因朝核而起的。”因此,如果中韩在朝核议题上无默契,则中韩关系实际上难有真正回暖,最多是把问题掩盖、往后拖下去了,不知哪一天又会爆发。

   朝核对韩国是生死存亡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朝核对韩国来说,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就朝韩两国常规军事实力来说,朝鲜老旧的苏式武器系统难敌韩国,更不要说海空军力量了,但其战略性核、导力量却构成了对韩国的压倒性优势,这使得韩国不能不感到强烈的不安全感。另一方面,中国民间“打赤脚的不怕穿皮鞋的”的谚语在国际关系中一样起作用,富裕的韩国,坛坛罐罐甚多,不可能像贫穷的朝鲜那样不顾一切。这种态势深刻影响了中韩关系。

  回顾中韩建交以来的历史可以发现,中韩关系是建立在这样几个基础上的:

  首先是无法切割的文化和历史联系。这使得双方有内心的亲近感,即使不少韩国人因各种原因不愿意说出口,但这种文化上的亲近感是毋庸置疑和潜移默化的。其次是双方在经贸上的紧密联系。当年韩国发达的经济是处于改革开放时期的中国决定和韩国建交的重要动机之一,而今中国经济发展壮大了,中国也成为韩国最重要的海外市场,两国还签署了自贸协定。

  但是上述基础在朝核面前,其不稳定性马上就暴露出来。尤其是当朝核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中韩关系的上述基础立即就会被动摇,“萨德”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因为归根结底,对韩国来说,朝核是生死存亡的问题,绝对无法退让,中韩间的经贸、历史和文化联系,必须让位于国家安全。

  因此,如果中韩在朝核问题上没有共同的认知,特别是在解决方式上没有共同默契,双边关系就没有了最重要的基础,难以真正回暖。届时不说韩国国内政治力量的博弈,甚至只要爱激动的韩国媒体兴奋起来,韩国国内舆情就会马上对两国关系不利。

  文在寅对朝核真实态度不明

  另一方面,自文在寅就任韩国总统以来,他对朝核的真实态度实际上并不明朗,这可以从这样几件事上看得很清楚:

  在8月联合国安理会讨论制裁朝鲜的前夜,他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商议,在朝俄边境地区建立哈桑-罗津工业园,韩国计划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双方并商定,把朝鲜拉入这一工业园计划。这使得安理会对朝核制裁的严肃性变得荡然无存,也大为减轻了朝鲜受到制裁的心理压力,客观上有助于朝鲜。

  其次,8月以来,尽管有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决议,但韩国政府,尤其是统一部一再强调:对朝鲜的人道主义援助不受安理会制裁决议影响。但问题是:对朝鲜这样的国家来说,如何保证国际人道主义援助能够给到普通民众手里而不是直接或间接加强其核导力量?根据笔者的调查,国际人道主义援助的产品在朝鲜的发放一般是按照这样的秩序:优先供应各级党政军干部,尤其是负责干部,先中央后地方;然后是敏感部门的技术和管理人员,例如从事核导研制部门的相关人员;再后面是军队普通官兵,到普通民众手里的微乎其微。所以一位脱北者说:不要说中国给了我们多少援助,我只见过中国援助朝鲜大米的口袋,大米就一粒都没见过。文在寅政府不知道这个情况吗?不可能。

  此外,近期美国加大对朝鲜的军事压力后,文在寅上周召集军事部门开会,讨论收回战时美韩联军的指挥权问题,国际舆论普遍认为,这是在制约美国对朝鲜动武的行动能力。而且文在寅及其部属还一再公开强调,要用和平手段解决朝核问题;未经韩国同意,任何人不得动武等等。很显然,这话是说给美国听的,尽管没有什么意义。

  文在寅总统的做法已经引起了广泛的疑虑,北京、首尔和东京的外交圈一直在传:在朝核问题上,特朗普根本不信任文在寅。同时在韩国国内,也有这样的观点。部分韩国观察人士甚至还认为:他实际上就是接受朝鲜主张的“朝核是全民族共同资产”观点的。

  笔者认为,从逻辑和历史经验来看,文在寅总统对朝核的认知是有问题的。因为文在寅所谓的既要朝鲜弃核、又不许用军事手段解决问题的立场实际上无法操作。这里的道理很简单:如果只用和平和外交手段解决问题,朝鲜不听、不弃核,怎么办?由于去除了武力解决问题的选项,最后唯一的结果,就是看着朝鲜迈入核门槛,所以这一立场在逻辑上是说不过去的,它唯一的作用,就是为临近迈入核门槛的朝鲜赢得时间。同时从历史上看,多年来国际社会一直在用非武力的外交方式解决朝核问题,朝鲜也多次表示愿意谈判朝鲜拥核问题,同时也加入了六方会谈,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宣布“永久性退出六方会谈”。这里面有小布什政府的问题,但朝鲜自身的责任也不能推卸,而且朝鲜这种先谈判、同时要国际无偿援助,一旦援助到手、压力过去就退出谈判的行为模式,在朝核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多次出现,最后是朝鲜将拥核写入了劳动党党纲和国家宪法。因此,一切主张只能用非武力手段解决朝核问题的立场,客观上就是准备默认朝鲜拥核,起码潜意识里就是这样想的,或者这样想过。

  所以,韩国现政府的立场,最后必将使朝鲜成为事实上的拥核国家,而这必然给中韩关系贻害无穷。因为既然朝鲜客观上已经是拥核国家,那韩国当然要自保,因此现有“萨德”系统只能加强、增加而不能减少,谁要是反对,谁就是在剥夺韩国的自卫权;与此同时,引进美国战术核武器自然也是应有之义,韩国外交权威人士对此表示:如果朝鲜真的拥核,韩国国内的局势就不是文总统能控制的了,“大家只好自己保护自己了”、“人人都要有枪保护自己”。届时中韩关系能维持在当前回暖之前的水平,就已经烧高香了,遑论全面回暖?

  中国可承诺保护韩国不受无端打击

  综上所述,作为地区内最大的受害者,中韩必须联手遏制朝核。而朝鲜国内对当前中韩关系回暖的恐惧,恰恰证明了笔者来自实际经验的一个观点:朝鲜最怕中韩联手,在一定程度上比对美国还要恐惧。

  为此,文在寅总统首先应对上述韩国针对朝核的立场有所检讨和再思考:

  在长期对外封闭的背景下,朝鲜的抗压能力无以伦比,因此对朝核的压力也要给到足够。绝不能让人道主义援助减轻这种压力,只有朝鲜人民切身感受到了制裁带来的痛苦,他们才会在心里不赞成乃至反对朝鲜当局的拥核政策;

  在朝核力量已经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后,朝鲜不可能对和韩国对话、离散家人团聚之类的统战议题感兴趣、乃至回应韩国的诉求;

  半岛短期内不可能统一,因而朝核只能是全民族的负资产;

  在解决朝核的手段上,不宜公开地给自己设置限制条件,那将无法操作,等等。

  而对中国来说,可以把2013年中国正式发表过的“谁都不许在中国的家门口闹事”的宣示推进一步,以某种恰当的方式,承诺保护韩国不受无端核打击和侵略。

  因为朝鲜半岛的南北双方均为中国唇齿相依的邻邦,中韩经济联系更加紧密,并签署了自贸协定。既然“谁都不许在中国家门口闹事”,那逻辑上必然要包含两个内容:对给“闹事者”以惩戒,给受害者以保护,这不仅使得中国对半岛局势的干预具有公正的道义力量,也是惩戒“闹事者”所必须。而如果韩国被闹事者无端侵略或者以核武器相威胁,当然应该受到保护。如此,才能在韩国收复人心,真正促进中韩关系的回暖,共同遏制朝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