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员工投票否决工会,福耀玻璃成最大赢家?

  经过两天,福耀俄亥俄州工厂的工人投票结束。结果显示福耀美国工厂无须建立工会组织。

  据《纽约(专题)时报》当地时间11月9日报道,中国玻璃制造商福耀在投票中获胜,成功阻击了在其俄亥俄工厂建立工会的动议。此役被视为权重日渐增高的中国资本的胜利,他们成功地适应了美国劳资关系规则。

  福耀在莫瑞恩(Moraine)工厂的工人以868票对444票,近乎2:1的比例否决了成立工会的动议。

1 (6)
  报道截图

  “很高兴福耀美国工厂的员工们选择了与公司保持直接沟通”,福耀玻璃北美区总裁刘道川表示:“我们尊重员工在成立工会问题上的选择。我们更钦佩他们阻止了工会不顾一切为自己谋利的企图。”

  对于这一结果,自2015年以来一直组织工人的美国汽车产业工人联合会(the United Automobile Workers union)表示,正在考虑就福耀公司的行为向联邦劳工委员会提出异议。

  工会负责人Rich Rankin说:“令人沮丧的是,2017年依然有些公司无视工人的声音和公平的待遇。”

  按照美国汽车产业工人联合会的说法,工人们表示,福耀管理人员要求苛刻且非常随意。有些同事因轻微的违规而被解雇,然而受到领导青睐的员工在违规时却不会被追究。

  对此,福耀公司完全否认这样的指控。目前,福耀在美国投资超过5亿美元,恢复了前通用汽车工厂。

  福耀玻璃厂美国分公司的首席法务官雅典娜·侯(Athena Hou)表示,美国汽车产业工人联合会试图“妖魔化”公司。

  作为针锋相对的手段,福耀发动攻势,把反对工会动议、“捍卫个人发声权利”的材料在厂里撒得铺天盖地。在这些材料中,菲亚特克莱斯勒和联合汽车工会之间的腐败丑闻被不断提及。

  工人说,对于工会组织的攻击,福耀的管理层通过与员工建立感情联系来应对——公司最近几个星期对一些工人提供免费餐,奖励他们的表现。

  工会斗争凸显了当代政治中最敏感的话题之一:在最受全球竞争影响的行业中,如何兼顾美国就业的质量和就业可能性。

1 (7)
  曹德旺,图自视觉中国

  本周访问亚洲时,特朗普(专题)赞许日本汽车制造商将工厂设在美国。

  据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 ,中国公司也紧跟日本车企的脚步。自2000年以来,中国企业向美国直接投资超过1360亿美元。 其中近一半完成于去年。

  在某些情况下,美国工人会抗议企业强硬的管理作风。

  “中国投资者不甚通晓美国世故人情运作模式,他们还是多少有点‘嫩’”,一直关注华在美投资的保尔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研究员马达明(Damien Ma)如是说,“他们(投资者)要么压根不在乎劳动条件,要么就是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处理劳动事务。”

  福耀恰恰是这一类投资者,而且他们还是在对工会友好的俄亥俄州建立工厂。

  福耀董事长曹德旺以替员工支付亲属医疗费用而闻名,但一家工厂的工人表示,这份奖励需要用无条件的服从来换取。

  一些工人的不满源于安全问题,他们在危险的环境下工作。今年3月,美国联邦职业安全与卫生署罚款福耀玻璃10万美元,要求解决这些问题。

  一些工人说,最近几个月工厂的安全条件已经大为改善。

  工会的支持者黛比·李·布鲁克纳(Debbie Lee Brueckner)最近被安排到安全部门担任玻璃检查员。她说很多上司都依靠恐吓和偏袒来控制工人。

  谈到该工厂的纪律制度,她说“如果他们喜欢你,他们会无视小问题。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忽视小错误),就说明他们在针对你施加处罚,这不是很公平。”

  目前这种紧张局面的原因可能是文化冲突。

  密歇根大学Lieberthal-Rogel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玛丽·加拉格尔(Mary Gallagher)在今年春天接受采访时说,中国企业主喜欢随意指挥工人,而美国工人通常更希望得到工作建议(而不是命令)。

  不管是什么原因,投票激发的持续不满显而易见。

  工会认为非长期的雇员(例如临时签证的实习生或外国人),和那些长期雇员的利益并不一样。

  福耀玻璃美国在一封声明中称:联合工会这是在用“工会认定的出生地差别”来挑战员工投票(的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