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董事长失联7天涉债7亿 股价从107跌到7元

  寻人启事

  杨子善,男,现年46岁,中国国籍,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2011年起担任南风股份董事长、总经理,持有公司12.37%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2018年5月3日,南风股份董事会接到杨子善家属通知,目前无法与杨子善取得联系。

  2.3万南风股份的股东急着找他。

  

893898 (3)

  ▲杨子善(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5月10日,杨子善失联第七天,南风股份(300004.SZ)股票在遭遇复盘后连续三个一字跌停后,终于止住了跌停的脚步,收跌8.13%。不过,关于杨子善失联的最新进展,依旧是无法取得联系。杨子善家人则称已经报案,连带失联的,还有杨子善的妻子。

  杨子善,南风股份实控人之一,同时任职公司董事长、总经理。5月3日,南风股份接到杨家属通知,称无法联系杨子善,5月4日晚间,南风股份对外界公告此事。

  但事实上,记者发现,5月2日,南风股份召开网上业绩说明会,原计划参加的杨子善,全程未回复任一投资者提问,南风股份亦未披露其是否如期参加。

  值得注意的是,杨子善持有的南风股份约6299万股股票,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根据南风股份5月10晚间的公告,杨子善质押的3600万股股票已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的风险。

  同时,南风股份表示,公司初步了解到,涉及杨子善除股票质押的个人借款约3.6亿元(未牵涉南风股份),同时杨子善还可能存在冒用南风股份名义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债务金额约3.8亿元(未经核实)以及其他未牵涉南风股份的个人债务(具体金额不详)。也就是说,杨子善目前涉及的债务至少有7.4亿元。

  董事长身背巨债,夫妻失联,加上近期公司子公司副总涉嫌污染环境罪被逮捕、业绩暴跌、重大资产重组失败,这只曾经的百元股如今的股价仅有7.57元。

  893898 (1)

  南风股份是一家典型的家族控股企业,杨子善及其父亲杨泽文,弟弟杨子江是公司的实控人,公司也是创业板首批上市公司之一。不过,公司上市之后“杨氏父子”疯狂减持,甚至出现违规减持,如今持股已由上市之初的56.73%减持到33.15%。而在社交网络上,股民对于“杨氏父子”也有颇多争论。

  终止重组前失联,董事长去哪儿了?

  广东佛山市西三环,众多车辆往来频繁,这里坐落着很多当地公司的生产基地,南风股份就是其中之一,其具体地址为佛山市南海区小塘三环西路(狮南段)31号。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现场看到,南风股份公司内包括行政办公楼、生产车间楼、饭堂等,远远望去,“南风股份”几个大字以及公司的标志十分醒目,这曾是华南最大风机生产企业,主要面向核电、地铁、隧道、风力发电和大型工业民用建筑五大应用领域。

  
893898 (6)

  ▲南风股份(每经记者吴泽鹏摄)

  

893898 (4)

  ▲南风股份(每经记者吴泽鹏摄)

  5月2日,有投资者在南风股份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提问:“杨董你好,你是董事长,又是总经理,会考虑新的总经理人选吗?或是引入职业总经理呢?谢谢。”一语成谶,两天后,南风股份被动“变更”了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记者注意到,上述投资者的提问并没有得到回复。事实上,5月2日下午,南风股份召开网上业绩说明会,原计划参加人员包括杨子善,但记者查询当时说明会问答记录发现,杨子善并未对任一投资者提问进行回复,南风股份亦未披露当日其是否如期参加。

  南风股份公告称,5月3日,公司董事会接到杨子善家属的通知,目前无法与杨子善先生取得联系,家属已向警方报案。

  5月4日,南风股份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杨子善缺席,并继续无法取得联系。当日晚间,南风股份宣布由副总经理任刚代行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暂主持日常经营管理工作。

  

893898 (2)

  5月10日,记者在现场了解到,目前,南风股份经营正常。

  实际上,杨子善是在南风股份计划复牌前“消失”的。

  今年2月,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南风股份宣布停牌。3月,南风股份宣布重组对象为山东大海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海新能源)。

  按原计划,南风股份将于3月5日前公告本次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或报告书),但由于工作量大、具体方案仍需讨论延迟;谁曾想,5月4日,南风股份董事会通过决议,决定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并称双方未能就交易价格、交易方式等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并难以在较短时间内达成具体可行的方案以继续推进。

  值得注意的是,5月4日的这次董事会,杨子善没有参加。

  2011年,这位出生于70年代的杨家长子,接过“创一代”杨泽文的枪,成为公司新一代的最高决策者,从此掌舵南风股份。

  谁也没有想到,接班7年后,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的杨子善,选择了以失联的方式告别从父亲传承下来的基业,留给资本市场一团迷惑,以及一大笔债务。

  根据南风股份披露的消息,杨子善目前涉及的债务至少有7.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截至5月8日,南风股份在中国银行开立的基本户已经被冻结,公司称不排除与杨子善个人债务有关。

  2017年中兴装备业绩承诺不达标

  董事长失联、重组失败之外,多事之秋的南风股份还面临业绩上的巨大考验。

  2014年,南风股份以19.2亿元全资收购可称为“业绩担当”的中兴装备。2014年至2016年,中兴装备净利润分别为1.34亿元、1.51亿元以及1.68亿元,分别占南风股份当年净利润的122.94%、343.18%和180.65%。同时,在南风股份主要控股或参股的子公司中,仅有中兴装备盈利,其它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

  前3年,中兴装备业绩承诺均达标,其与南风股份的“联姻”看上去也很美。但2017年却“画风突变”。

  南风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76亿元,同比下降2.17%;净利润3010.07万元,同比下降67.53%。

  

893898 (5)

  ▲南风股份(每经记者吴泽鹏摄)

  南风股份解释业绩下滑原因称,受原材料市场波动、行业需求放缓以及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中兴装备2017年度业绩增速下降,订单执行放缓,毛利率波动较大,从而导致其未能完成2017年度业绩承诺。经计算,确认商誉减值损失3.25亿元与业绩补偿收入1.84亿元。记者查询发现,中兴装备2017年净利润约为1.0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南风股份上述业绩,还是在收到拆迁补偿等其它1.61亿元收入提振的前提下,若计算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南风股份去年亏损2.91亿元,足见中兴装备业绩未达承诺对南风股份业绩影响之大。

  中兴装备遭遇的麻烦不仅于此,该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陈卫平因涉嫌污染环境罪,于今年1月13日被海门市公安局逮捕。据公开资料显示,陈卫平主要负责中兴装备的生产、安环工作,亦是中兴装备的业绩承诺方之一。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研究还发现,南风股份的应收账款均高居不下,也为公司业绩埋下隐患。

  南风股份2017年年报披露,截至2017年12月31日,南风股份应收账款账目余额9.42亿元,扣除坏账准备余额1.46亿元后,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7.95亿元,其中,信用期以内(1天至180天,即下半年以内)应收账款余额为4.46亿元,一年以内数额为5.02亿元,此外还有3.4亿元应收账款账龄在1年至3年。

  而根据2017年半年报及年报披露的数据计算,去年下半年,南风股份营收5.98亿元,应收账款达到4.46亿元,应收账款占比接近75%。若计算全年,其8.76亿元的营收中,也有5.02亿元应收账款,占比为57.3%。

  南风股份在年报中提示了应收账款风险,但同时表示,公司客户以国有大中型企业为主,具有较高的履约能力,但随着公司应收账款数额的不断增加,客户结构及账龄结构的改变,如账龄较长的应收账款过大,则可能使公司资金周转速度与运营效率降低,存在流动性风险。

  股价曾借3D打印风口起飞,杨氏兄弟趁机套现超5亿

  回顾2014年、2015年那两年,应该是南风股份最为风光的年份。资本市场“牛市”的行情,加上“3D打印”的风口,让南风股份“飞”了起来。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统计发现,2014年南风股份累计发布了20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2015年累计发布26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2015年一整年,南风股份对外接受机构投资者调研29次,接待调研投资者130余人次,26份记录表中25份均主要探讨公司的3D打印业务。可见当时外界关注之热烈。

  
893898 (7)

  ▲杨子善(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有了风口概念傍身的南风股份,股价也开始一路上涨。2015年6月3日,南风股份当日股价达到了107.98元/股(不复权)的最高点。

  股价的上涨也让南风股份的管理层开始坐不住。记者发现,2015年上半年,南风股份高管密集减持。2015年3月、5月,公司董事杨子江、董事长杨子善相继减持所持的公司股票。其中杨子江减持800万股,累计套现3.57亿元;杨子善分别以83.5元/股、81.39元/股的价格分两次累计减持200万股,累计套现1.66亿元。现在来看,这个减持价格相对于107.98元/股的最高价格,可谓“掐得精准”。

  换句话说,在2015年上半年,公司股价飞涨之时,杨子善及杨子江两兄弟累计减持套现了5.23亿元。

  杨子善、杨子江及杨泽文杨氏三父子减持套现的行为主要集中在2014年、2015年这两年。2014年公司实控人之一杨泽文密集减持公司股票。2015年7月,杨子江因在卖出公司股票达到5%时,未按照相关规定及时停止买卖并履行权益变动的披露义务而遭到中国证监会的立案调查。

  公司“3D打印”技术尚未有收入,但是杨氏三父子却盘满钵满。记者了解到,在核电领域,虽然重金属“3D打印”技术被公认为理论上能解决很多行业痛点,可以大大降低设备生产成本,具备市场前景。但是要实现真正的工程化设计和应用,其实仍然有一段路要走。“一个核电站本身很多零部件供应之类的审核就非常严苛,要做肯定是很漫长的。建一个核电站五到六年的时间,做核电3D打印零部件肯定需要更长的时间。”一位行业人士如是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