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银裁员风暴!超万名员工打包走人 前CEO被踢出局

  北京时间5月24日下午16:00,德意志银行(以下简称“德银”)在法兰克福召开股东大会。

  就在股东大会前几个小时,公司对外宣布了一则裁员消息,裁员人数比原定增加7000人,这令不少投资者感到失望,因业绩亏损德银不得不做出战略调整,但原本制定的计划却再三生变,不少人直呼“看不懂”。

  

45345 (2)

  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今年以来,德银股价已跌去了32%,而欧洲斯托克600银行指数下跌幅度不到5%。

  

45345 (1)

  新闻配图

  裁员人数继续攀升

  5月24日,德银官方宣布,为了进一步控制成本和提高盈利,计划在2019年前裁员人数增加7000人,员工总数将由目前的97000人降至大幅低于90000人,裁员人数将占到员工总数的10%,超过万人将要打包走人。

  这是新一任CEO Christian Sewing上任后的第一个重大动作,这次大规模裁员意味着该行权益交易部将削减25%的员工,这一消息公布后,德银股价应声下跌近5个百分点。

  Sewing在致股东的声明中表示,“预计由这场大规模裁员引发的重组费用将多达8亿欧元,德银还计划降低企业及投行业务杠杆敞口超1000亿欧元,力求进一步降低开支。德银预计,今年调整后的成本不会超过230亿欧元,并计划将2019年调整后成本降至220亿欧元。”

  据悉, Sewing的战略是降低美国市场的占有率,并大幅退出中欧、中东及非洲地区的部分业务,将业务更加聚焦,试图已更果断的行动力将德银从死亡边缘拉回。

  近几年市场不断传出德银要破产的声音,今年4月份,标准普尔已将德银列入信用预警名单。今年一季度业绩依旧压力重重,净利润降至1.2亿欧元,同比缩减幅度高达79%。同时,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相较去年年末减少60bp至13.4%。

  此外,值得特别关注的是,在特朗普最新披露的财务数据中,他列出了3.15亿美元的债务,其中1.75亿美元来自德意志银行,另外1亿美元来自一家不太知名的贷款商Ladder Capital。从这一数据来看,德银的家底已无法覆盖庞大的债务。

  前CEO被踢出局

  原本计划于股东大会宣布的人事更迭,却因消息不胫而走而不得不提前宣告。今年4月初,德银宣布了新一任CEO的人事任命。

  据悉,德银在投资者的巨大压力下,6年内最高领导者更换了三次。这一次,德银前CEO John Cryan的下台略显突然,他于2015年起担任德银CEO,上任当年便制定了3年战略转型规划。

  为何3年规划还未走完,Cryan便被赶下了台?投资者的耐心正在消失殆尽,2017年,Cryan依旧未能实现扭亏为盈,德银市值缩水超过27%。一位为德银机构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的相关人士直指,Cryan做得不够好。

  而新一任CEO Sewing自1989年便加入德银,任职将近30年。据悉,他目前在主抓零售和财富管理业务。

  在今年一季度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中,Sewing表示一季度表现不尽如人意,这是不可接受的,我们没有时间再浪费了。

  新官上任四把火

  为了迅速扭转窘境,Sewing提出了四个实施策略。

  第一,以保证更稳定的收入来源。稳定意味着更低的融资成本,并能维持住原本的评级。

  第二,扩大私人零售及资产管理业务,并重塑投行业务。

  德银在德国市场拥有2000万的客户,他认为德银有深入拓展的空间,并计划今年四季度开始大力开拓私人银行业务。德银退出了波兰和葡萄牙市场,今年将会积极拓展意大利、西班牙这种有增长潜力的市场,并推出全数字化的银行与生活服务平台,用以更高效地触及客户。

  同时,他提到,德国监管在流动性与资本充足率方面给予了一定宽容度。

  第三,为了提高利润率,德银将降低投行部门前中后台的成本,并建立更加健全的问责制度,确保在降低全球证券投资的风险敞口清盘部分投资时,能够更加谨慎安全。

  第四,建立不妥协的成本文化。

  首先,精简高管人员,重塑组织管理架构,以此降低成本并提高决策速度。

  其次,为了满足并改善2018年230亿欧元的费用上限,德银计划在今年内削减大量人力,同时,重点检查外包服务的必要性,在科技投资上将采取更严谨的标准。

  最后,最近在管理层的支持下公司已经启动了成本战略计划,希望最终在文化层面带来改变。相关项目负责人将审查并消除不同部门重复作业的情况。

  9项议案不乏争议

  本次股东大会共涉及9项议案,包括2017年业绩报告、2017年利润分配方案、审计选举、发债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等。

  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9项议案中的3项可谓备受争议,不少股东给予否定。

  3项议案涵盖的内容包括2017年管理层管理情况、2017年监事会管理情况,及新一届监事会选举。这一侧面不难看出,股东对德银管理层不甚满意。

  一位股东表示,管理层将德银的声誉毁于一旦,目前遇到的矛盾完全是管理失误、欺骗所致。

  另一股东亦控诉,近年来德银持续亏损、股价大幅下跌、股息回报不合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去年德银还是发放了超过20亿欧元的巨额奖金给投行员工,这是极为不正常的,管理层已经完全失去了平衡员工与股东之间利益分配的问题,严重损害了股东的利益。

  对于本次CEO人事更迭,不少股东也颇有微词。一些股东认为,德银在短视地挑选谁才是最适合的CEO,而不是将精力聚焦于到底哪些策略才是真的可执行的,计划做了不少,但真正持续执行的呢?变革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记者注意到,上个月德银前任CEO John Cryan被替换出局后,德银董事长、监事会主席Paul Achleitner也危机四伏,“被下台”之风甚嚣尘上。

  在昨天股东大会的新一届监事会选举投票中,Achleitner以90.95%的票数通过了选举,这也意味着,投反对票的股东不在少数。业内人士分析,若今年大幅裁员还不能使利润有所改善,那今年极有可能是Achleitner在德银的最后一年了。

  此外,在监事会选举议案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信息,海航推选的成员Schütz 遭到了部分股东的反对意见。

  部分股东表示,根据媒体相关报道,海航正陷入经营困局,并正在通过对冲策略降低在德银投资上的损失,这的确是合法的,但大量抛售行为令德银成为了对冲基金袭击的目标。这样的策略符合海航利益,但却不符合其他股东的利益。如果海航无法承担这样的投资风险,则应该考虑有序推出,如将股权出售给战略投资者。我们不认为一个通过内幕消息以对冲策略活跃在市场上的股东会对银行及其股东带来任何好处,同时,我们也不认为,有向可能会被迫出售德银股份的股东提供监事会席位的必要。

  2017年一季度,海航陆续购入德银股票约2.047亿股,其持股比例最高曾达到9.92%,一举成为该行最大股东。美国证监会的文件显示,海航购买这些股票共花费了34亿欧元,其中26亿欧元的资金是通过融资完成,并非全部为自有资金。

  今年2月中旬,海航二度减持德意志银行股份,从约10%减少至8.8%左右,套现约3亿欧元。而海航集团4月21日披露数据显示,持股比例进一步降低,从2月的8.8%已降至7.9%。但海航强调,继续作为德银主要投资者的承诺保持不变。

Posted in Uncategori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