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美国全球大撤退 最大赢家是俄罗斯和中国

9378

  斯蒂芬斯:美国全球大撤退的最大赢家是俄罗斯和中国,两国长久以来的共同战略目标就是终结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

  作者:专栏作家菲利普•斯蒂芬斯

  现代美国外交政策的指导原则体现在1950年为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总统起草的一份文件中。这份由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起草、代号NSC-68的文件,是华盛顿对如何应对苏维埃共产主义的回答。其核心是一种信念,即实现美国国家利益的最佳方式,是美国在国际上的领导地位。而这正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举起大锤砸向的那块基石。

  NSC-68文件大部分聚焦于对抗来自苏联的军事威胁。杜鲁门在朝鲜战争开始的时候签署的这份文件,成为了美国迅速加大国防支出的依据。但考虑到国民情绪可能转向孤立主义,该文件还旨在浇灭那些认为美国可以再次缩回自己所在半球的想法。

  于是:“可以说,我们目前的总体政策,是旨在营造一个美国制度能够在其中生存和繁荣的世界环境。因此,要反对孤立的概念,并确认我们积极参与国际社会的必要性。”这就是让美国直至冷战结束后一直跟我们所称的西方世界打成一片的战略依据。

  当如今的美国外交官称希望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格外谨慎地准备本月与特朗普在赫尔辛基的会晤时,他们没有提到由此自然而然会引申出来的另一个问题。他们知道,美国总统已经决定了如何度过此次会面前的那段时间。他打算在苏格兰打高尔夫球。

  如果唯一值得担忧的问题是特朗普更喜欢看福克斯新闻(Fox News),而非阅读任何类似官方政策简报的内容,那还是好办的。毕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曾在国际会议上偷看好莱坞老西部片。但赫尔辛基峰会将紧跟在布鲁塞尔的北约(Nato)峰会之后举行。美国和欧洲的外交官都担心,加拿大举行七国集团(G7)峰会时唇枪舌剑的情形,将在布鲁塞尔再次上演。

  特朗普很可能会在与美国的盟友们大吵一架之后,紧接着就去跟普京勾肩搭背。毕竟,特朗普已明确表达自己对北约的蔑视。他说,欧洲人成立欧盟,就是针对美国的经济阴谋的一部分。对外界关于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无数指控,他的回应是变本加厉地表达自己对普京的钦佩。

  我们犯的错误在于,一直幻想特朗普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总统这个职位的约束,而塑造他世界观的那些无知和偏见能够被避开和软化。这个理论认为,如果能够咬着牙迁就和恭维特朗普,就可以保证他的行为不出格。是的,他想要颠覆,但要把这种力量导向对美国有利的方向,而不让它把一切都推倒。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情况恰恰相反。对美国总统行为更有说服力的解释是,他根本不接受NSC-68文件起草者关于全球领导力、联盟和国际机构的设想。相反,他的直觉认为,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最好与不管是盟友还是对手建立自己的双边关系。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主席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说得没错:“他(特朗普)有自己的方式,对待自己打击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使命是认真的……他以反对我们的立场为使命。”

  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对普京的钦佩就很好理解了。他们都自称强人。他们有一种共同观念,认为强者应该得到奖赏,多边机构和规则就是为了给他们下套,而准则、价值观以及他们所称的道德主义在国家间关系的处理中没有容身之地。至于弱者,他们可以去上吊。

  正是这种心态导致特朗普撕毁伊朗核协议,暗示普京想要管理靠近自己的邻国地盘情有可原,告诉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法国应该退出欧盟、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这一切都透露出强烈的疯狂自我欺骗。因此,尽管所有证据都指向相反的结果,特朗普或许真的相信,在新加坡举行美朝峰会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将放弃其核武计划。

  按照特朗普目前的路线——甚至连理直气壮地主张美国优先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也对总统的行为表现出警惕——西方秩序概念的实质和意义都将被抽干。美国在亚洲和欧洲的盟友将不得不寻找其他方式来保护本国的安全。一些国家可能会把目光投向中国;一些国家可能会考虑核威慑;欧洲或将明白它不得不自己保卫自己。

  最大的赢家当然是俄罗斯和中国。长久以来,他们的共同战略目标一直是终结杜鲁门描绘的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中国一直不满于美国在亚洲游弋;俄罗斯希望欧洲回到19世纪的势力均衡格局。他们可能从未想到美国总统会给他们送来如此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