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自封的”首席经济顾问” 险把中国缅甸都坑了

453453

  肖恩·特纳尔(左)

  “皎漂港会让缅甸陷入所谓的‘债务陷阱’吗?”在一些外媒的炒作下,这个话题近日突然受到关注。

  英国《金融时报》本月初报道称,缅甸政府正在考虑重新评估若开邦的皎漂深水港项目。这个港口计划建设造价约为75亿美元,外加一个20亿美元的皎漂经济开发区。上月,美国彭博新闻社引述缅甸政府国务资政昂山素季“首席经济顾问”肖恩·特纳尔的话称,建设皎漂深水港项目将耗资75亿美元是“疯狂”而“荒诞”的。该“首席经济顾问”还称,为了参与皎漂港的建设,缅甸政府“必须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20亿至30亿美元”,缅甸可能成为斯里兰卡的“翻版”。

  相关资料显示,肖恩·特纳尔是澳大利亚悉尼市麦考瑞大学的一名学者。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他所谓的“缅甸政府经济顾问”头衔完全是自封的,缅甸政府并不认可。

  这个冒牌顾问的话更是漏洞百出。据《环球时报》记者从相关人士处获得的信息,缅甸政府在对皎漂港建设项目的国际招标文件中要求,缅方在项目中的股份不少于15%,以土地入股。在中信联合体最初的“中方85%—缅方15%”的股比划分投标方案下,针对缅方提供的用于港口建设和经营的带有特许权的土地,该方案给出3亿美元的估价,并将在双方签署交易文件后,把85%股份对应的2.55亿美元的投标价支付给缅甸政府。

  根据该方案,皎漂港项目工程分为四期,总投资为72亿美元,一期工程中,中缅双方将根据85%和15%的股份比例出资,缅方的出资额完全可以用中信联合体支付的2.55亿美元投标资金覆盖,因此根本不用出钱。后续的二至四期建设注资,按照投标方案,全部由中信企业联合体贷款,缅甸政府无需贷款。中信联合体于2015年12月30日中标,表明这一方案获得缅甸政府肯定。

  6月4日,缅甸当地媒体《十一》新闻周刊围绕皎漂港进行了三个版面的长篇报道。报道中称,按照中缅“85%-15%”的股权比例,皎漂港项目没有风险,但缅甸政府方面对此存在争议,因此中国在后续谈判中给出了新的选项。据路透社去年10月报道,中缅双方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在中方占70%、缅方占30%的方案下展开进一步谈判。

  相关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缅方30%—中方70%”的股比划分情况下,缅方占的股份多了,相应的出资责任自然就得多。在这一方案中,缅方所增持的15%股比是从中信联合体原有的85%的股比中转让而来,为缅方政府指定企业持有。在工程建设的成本注资中,缅方出资额也需要相应增加,所要承担的股权融资和工程建设注资大概为11亿美元。即使是这样,这11亿美元的融资也只需由缅甸企业提供,缅甸政府没有融资责任。中方也没有硬性规定说缅甸企业只能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

  6月7日,缅甸特别经济区中央工作委员会秘书吴昂梭接受《缅甸时报》采访,对相关质疑进行回应。他说:“有关签署皎漂特别经济区深水港和工业园两个项目框架协议一事仍在商讨中,因此无需为债务问题和股权比例担忧。”吴昂梭称,缅甸政府只有在有需求时才会借债,“正在商讨的商务模型尚未确定股权比例如何分配,因此还不能确定是否需要贷款。即便确定,也需要认真考虑以避免给国家造成负担。”

  缅甸特别经济区中央工作委员会是缅甸政府主管经济特区的部门,吴昂梭的观点是缅甸政府对近期外媒所谓“债务陷阱”的正式回应和澄清。

Posted in Uncategori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