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我来教马斯克怎么当亿万富豪”

1520294241503395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亿万富翁更愚蠢的吗?多亏一位亿万富翁,如今才有一辆红色跑车在外太空漫游。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创立了PayPal的大亨、有远见的傻子——用一枚火箭嗖地把这辆跑车送上了天。“这有点儿傻,”他说。没错,是傻。这也算是给特斯拉汽车(Tesla Motors)打的广告。他可没那么傻。不管怎样,他倒让我们看起来都有点可笑。当外星人发现一辆性感的红色跑车在宇宙中穿梭时,他们会认为地球正在经历中年危机。

  我们确实如此。据瑞银(UBS)统计,去年有145人成为亿万富翁。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s Billionaires Index)收集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最富有的500人的财富增加了1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是丹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三倍多。根据美国智库政策研究所(IPS)的数据,美国最富有的三个男人所拥有的财富,比美国财富排名后一半的人口拥有的财富还要多。

  对我们大家来说,幸运的是,马斯克接下来要建设一座城市。建在火星上。会在2060年代建成。到时你可以去那里,但花费很可能将高达20万美元。除了马斯克,其他亿万富豪也有建造城市的疯狂念头和所需的现金。与马斯克共同创立PayPal的彼得•蒂尔(Peter Thiel),为海上家园研究所(Seasteading Institute)在法属波利尼西亚的海上建造一座漂浮城市的项目提供了种子资金。谷歌(Google)的亿万富翁拉里•佩奇(Larry page)让Alphabet公司的一个子公司研究如何从零开始建造一座城市。

  有些亿万富翁在建设,有人则在翻修。石油和天然气巨头蒂莫西•黑丁顿(Timothy Headington)正重建达拉斯市中心城区,好像那是他的客厅一样。他开了酒店、餐馆,并在市中心放置了一座布满血丝的眼球形状的巨型雕塑。

  如果我是一个愚蠢的亿万富翁,一个傻瓜,我会考虑翻新我自己的客厅——华盛顿特区。不过,我不会使用巨大的眼球。我要借用唐纳德•特朗普(专题)(Donald Trump)的发型,把它装在白宫的旗杆上。为了好玩。或为了旅游业。或是艺术。唐纳德不会介意的。他会说,海湖庄园加油。我们会很亲密。富有想象力的亿万富翁们喜欢别的富有想象力的亿万富翁。

  我将实施建筑工程。我要竖起几尊雕像来搅动气氛。然后我会拆除它们,再次搅动气氛。我将成为终于在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上为所有人建一个真正的购物广场的人,这样人们就可以一边听就职演说,一边在我的商店里购物。然后,我将在五角大楼旁边建一座六角大楼。

  我将为公众利益服务。我会把独立大道(Independence Avenue)上的交通灯换成枝形吊灯,这样大众就能享受豪华的十字路口。我会在人行道上安装地暖设施,让无家可归的人在冬天里取暖。我会为贫困儿童建一座图书馆。我会用金钱来建造它,证明我是认真的。

  我将娱乐大众。我会收购华盛顿的一只运动队。我会收购历史上最凶残、最爱表现的狩猎运动队。我会收购众议院。我会让他们打球。如果他们竟想因为预算协议让联邦政府停摆,我就会在美国国家植物园(United States Botanic Garden)里铺上阿斯特罗特夫尼龙人造草皮(AstroTurf),让他们一边做流星式扑救一边立法。

  我将资助机构。我会资助国立肖像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他们会在门厅里挂上一幅我的大幅肖像,为表谦虚,给它取名叫“无名氏”。我会资助罗纳德•里根急诊医学研究所(Ronald Reagan Institute of Emergency Medicine),让他们给那些没钱看病的患者做手术。我会把很多不义之财捐给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让我用我家死去的几条狗为它的一座建筑重新命名:罗密欧、巴贝和比尔博•巴金斯量子物理研究所(Romeo, Babe and Bilbo Baggins Institute for Quantum Physics)。

  我将拥有点石成金的本领。我会触摸华盛顿纪念碑(Washington Monument)。它会变成纯金的。然后我就去摸林肯纪念堂(Lincoln Memorial),但只摸亚伯(Abe)的蝶形领结——让他保持诚实。我碰触过的每一件东西都将变得如此金灿灿,这会让我的朋友特朗普的品味看起来银亮亮。唐纳德不会介意,因为他像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我会像任何亿万富翁那样明智地花钱。也就是说我不会明智地花钱。因为我很可能不该成为亿万富翁。谁也不该。因此,马斯克和其他173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在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发起的“捐赠誓约”(Giving Pledge)上签了字;承诺将他们的大多数财富捐献给慈善事业。这么做一点儿也不愚蠢。建立乌托邦是浪漫的;修补破损的东西是道德的。我们不需要亿万富翁。我们需要他们把亿万财富回馈大众。用于已存在的城市。用于这些城市里的居民。看在上帝的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