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6成女议员遭性骚扰 有选民不给摸就不投票

  6月1日报道 台媒称,日本共同社于29日公布以47个都道府县议会的女议员为对象作调查,问卷结果显示,有6成曾经遭受性骚扰等歧视的言行,来自同事议员的伤害最为多,甚至还有选民“不给摸就不给投票”的言行也多有发生。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5月31日报道,据了解,截至2015年底的调查显示,县议会中女性议员占比只有9.8%,性别歧视的观念还是存在。男女共同参与政治,包括选民在内的议会内外观念变革不可缺少。   该项调查于2月至3月间进行,对261名女议员调查,其中147人回答了问卷,占比56.3%。在“参与政治活动时,是否有因歧视女性的言行而感到不高兴的情况”问项中,有59.2%(87人)回答“有”,40.8%(60人)回答“无”。   在回答“有”的人当中,“歧视来自于谁”的多选回答中,最多的60人回答“同议会的议员”,然后是“选民”,有46人。还有回答“国会议员等其他议员”的有16人,回答“地方政府职员”的有14人。   受访者表示,有被其他同事嘲笑说“生完之后再来提问”,或者在外地视察时,议员强行闯入酒店房间亲吻她,甚至有选民在宴会上摸胸部和屁股,更以投票为名,强行要求倒酒。

135080489

墨西哥国脚深夜被绑架 抢绑匪手机报警获救

5月30日,墨西哥塔毛利帕斯州,墨西哥遭绑架球星阿兰·普利多被解救,手腕受伤表情呆滞。图/东方IC   墨西哥国家男足运动员阿兰·普利多5月28日深夜遭遇绑匪,看准时间打倒看守,夺下手枪,并抢夺对方手机报警,最终脱离险境,仅手腕受伤。   普利多今年25岁,曾经代表墨西哥国家队出场6次,打入4球,2014年随墨西哥队征战巴西世界杯,目前效力于希腊奥林匹亚科斯俱乐部。   案发   绑匪向其家人索要赎金   5月28日深夜,在家乡塔毛利帕斯州的维多利亚城,普利多和女友在参加聚会回家的路上被多辆汽车逼停,4名戴着头套的绑匪带走了普利多,其女友并未受到伤害。   第二天早晨,普利多的家人接到要求支付赎金的电话。据塔毛利帕斯州司法部长伊斯梅尔·金塔尼利亚透露,赎金并未支付,这起绑架案的动机只是勒索赎金。   金塔尼利亚介绍说,普利多被带到一处房屋后,发现只有一名绑匪看管时,他和绑匪动手打了起来,抢到绑匪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在警方抵达前,普利多曾打破一扇上锁门的玻璃试图逃出去,但没成功,还划伤了手。   自救   三次与警方通话 确保安全获救   美联社援引警方案情记录报道称,普利多拨打报警电话时曾威胁并拳打绑匪,以逼他说出他们所处的具体地点。   根据警方记录,普利多第一次报警时,称自己身处一座两层楼的房子里,房前停着两辆小汽车,分别为灰色和红色。   第二次通话时,警察已到达附近。普利多在电话里描述了自己的穿着,以免警察把他误认为绑匪,而后者此时已被他打晕。   警察最终抵达时,普利多还打了第三个电话,以确认这些警察是真警察,而不是绑匪假扮。   5月30日,普利多与塔毛利帕斯州州长一起出现在媒体面前,穿着短裤和背心,手腕上绑着绷带。他没有回答任何问题,只说了一句:“我很好,谢谢上帝。”   普利多遭绑架后,塔毛利帕斯州出动军队、联邦警察和州警搜寻,还动用3架直升机。警方逮捕了被普利多制伏的现年38岁的绑匪,并证实该人属于当地的黑帮组织。   目前,警方正在搜捕参与绑架的另外3人。不过,暂不清楚这些绑匪是否与在塔毛利帕斯州势力颇大的齐塔贩毒集团有关。   ■ 背景   事发地今年前四个月已有41起绑架案   据 BBC报道,最近几年,墨西哥的绑架案数量急剧增加。2007年报案的绑架案有438件,到2014年增加到1700余件。同时,墨西哥政府估计,报案的绑架案应该不足总数的2%。如果以此类推,那么墨西哥每年发生绑架案的数量可能达10万余件。分析人士称,很多受害者支付赎金后不敢报案,因为担心被实施绑架的黑帮报复。   据了解,普利多绑架案的发生地塔毛利帕斯州是墨西哥犯罪率最高的地区之一,墨西哥近期还部署了更多警力以维持那里的治安。根据官方数据,塔毛利帕斯州今年头4个月发生41起绑架案和179起杀人案,去年同期则分别有78起和211起。

1464642674699963

世界上最穷国家!欠了中国2.6亿不还

  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也许有人认为是中非共和国,或者非洲的尼日尔,一个被沙漠吞噬的国家,最穷国家之一。但是也有这么一个神秘的国度,叫津巴布韦,位于非洲中南部,因为极度的通货膨胀让津巴布韦沦为世界最穷国家。   因为实在太穷,曾累计欠下中国4000万美元(约2.6亿RMB)债务偿还不了,中国于心不忍,便免除了津巴布韦的所欠债务。中非有许多国家与中国友谊 良好,经济贸易上的往来必不可少,所以中国的国产车受到非洲人民的追捧与喜爱,上到非洲富人,下到平民,简直就是中国车的“死忠粉”。(豪哥想说,国产还 是挺强大的)   来看看世界上最穷国家对中国车的“痴迷程度”。   奇瑞QQ。在我国,几乎是最便宜的车。奇瑞QQ在津巴布韦就是中高级收入层次人开的豪车,这辆车在津巴布韦就是类似中国的奥迪A6L的效应。   阁瑞斯。阁瑞斯在中国价格还是相当低廉的,能装人装货,比五菱宏光都便宜。而在津巴布韦,阁瑞斯就是政府公务专用车,民间如果要购买还要向政府提出申请。   长城H5。作为一款中国产SUV,这款车动力强劲,越野性能较佳,在津巴布韦用作国家公园巡视车,非常霸气,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别看H5在中国不温不火,但是人家在国外销量一直不错,尤其受到非洲热烈欢迎,长城车一直价格实惠,在国外也不特殊,所以作为一辆“越野车”,这是津巴布韦的军用巡逻车,类似中国军用的丰田“陆地巡洋舰”,要知道一辆陆巡可以买十几辆H5了。   红旗盛世。红旗盛世是中国外交部无偿赠送给津巴布韦政府的,这辆车在我国售价40多万。到了津巴布韦,这辆车是领导人专用车,类似国宾接待用车,十分高贵。   虎头奔。价值百万的虎头奔,用作津巴布韦大使馆用车。 很多人纳闷,会以为豪哥骗你们,为什么在津巴布韦国内的官员只能开中国比较廉价的车,而大使馆的人员就能开大奔,开价值百万的豪车呢?

1464646470910095

向G7示不满?中国四海警船巡钓鱼岛

  在七大工业国集团(G7)不点名批评中国在南海(专题)局势表现后,大陆30日天派出四艘海警船的编队进入钓鱼台海域巡航。   法广网报导,一般相信,这既是大陆捍卫钓鱼台主权,也有向七国集团示威之意。   南海局势近日升温,七大工业国集团首脑27日在高峰会议结束时发表声明,称关注中国东海和南海局势,强调最重要是和平解决纠纷。   声明中虽没点名中国,但面对这个多国均声称拥有主权的海域,中国曾表示,其主权幅盖接近整个南海。在七国峰会发出声明后,中国大表不满,外交部说,强烈不满峰会炒作南海问题。   30日,中国海洋局发出简短新闻,指中国海警2401、2307、2115、31239舰船编队在「我钓鱼岛领海内巡航」。

16岁少年听说乞丐一月挣47万潜入空客380偷渡去迪拜

少年听说当乞丐月挣47万 潜入飞机偷渡去迪拜

16岁少年听说乞丐一月挣47万潜入空客380偷渡去迪拜   5月28日,来自中国四川的16岁少年徐某被移交迪拜检察院受审。两天前,这名少年在上海一机场偷偷潜入阿联酋航空一客机货舱,飞行9小时30分钟偷渡至迪拜,在迪拜机场被当地警方抓获。今日,成都商报记者分别从中国驻迪拜总领事馆和阿联酋航空公司证实了这一消息。   另据当地华人法律翻译勉金龙了解,在问及偷渡原因时,这位少年竟然表示是因为听说在迪拜当乞丐能年入几十万,于是萌生去闯一闯的念头。   徐某被机场警方控制后,迪拜机场警方第一时间与中国驻迪拜总领事馆联系,总领事馆第一时间派人前往机场了解情况,目前案件仍在处理中。   他怎么去到迪拜的?   客机货舱里待了9个多小时   华人勉金龙在迪拜国际城开设一家法律翻译事务所,此次担任徐某在检察院的翻译。勉金龙是阿联酋司法部注册的中阿两国政府认可的法律翻译,一直任迪拜警察总局专职中阿翻译,并在当地检察院、法院兼职中阿司法翻译,从事了23年法律翻译工作。   勉金龙告诉记者,徐某来自四川巴中,刚满16周岁。26日,徐某在上海一机场翻越围栏,趁保安不注意,潜入阿联酋航空客机货舱。这是一架空客380宽体客机,徐某一直躲在货舱里。经过9小时30分钟的飞行后,客机在迪拜机场降落,徐某当即被当地机场警方逮捕。   勉金龙介绍,像徐某这么小的年纪,通过潜入飞机货舱偷渡到迪拜在阿联酋还是首例。   今日,成都商报记者从阿联酋航空公司中国办事处了解到,徐某于25日晚趁夜色翻越栏杆偷偷躲入阿联酋航空的EK303航班,该航班于5月26日凌晨0:05(北京时间)从上海起飞。   记者咨询民航业内人士了解到,普通人确实有可能藏到有氧货舱里,但有氧货舱温度比客舱低很多,一般只有几摄氏度,所以气温很低,加之没有安全带和座椅,这还是很危险的一种举动。   他为啥选择迪拜?   听说当乞丐一月也能挣几十万   在询问中,勉金龙进一步得知,16岁少年之所以选择偷渡迪拜,竟然是因为听说“迪拜遍地是黄金,能赚到很多钱,最不济当乞丐都可以月薪47万”。于是产生要去迪拜闯一闯的想法。   当地警方在询问徐某在货舱的感受时,徐某一脸憔悴地告诉勉金龙,货舱里面还算舒服,就是没吃没喝。当被问到偷渡是犯法的、有没想过后果,徐某坦言自己是未成年人,不怕被迪拜警察抓,其次,他听说迪拜监狱的待遇很好,被抓了也没关系。   中国驻迪拜总领馆代总领事马旭亮告诉记者,徐某之所以要偷渡到迪拜,是听说迪拜好挣钱。马旭亮表示,“希望国民不要听信谣言,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情。而且阿联酋法律严令禁止乞讨行为,在迪拜乞讨是要受到法律处罚的。”马旭亮同时强调,此前有国内媒体报道在迪拜乞讨,一个月可挣47万之类的消息,都是谣传。   马旭亮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目前徐某的案子还在处理当中,暂时没有结果。“我们一直跟对方保持着沟通,我们相信阿联酋的司法是客观的、文明的。”   他将面临什么处罚?   未成年人,可能不会被判刑   据勉金龙介绍,像徐某这样的案件,当事人会被阿联酋安全局驱逐出境,因他未成年,可能不会被判刑,但是当地会严厉调查整个事件,并排查是否系有人指使下做出如此事情。整个案件处理时间预计2到3个月,案件审理结束后少年将会被遣送回国。如果被遣送,徐某将进入迪拜入境黑名单,即终身不能再入境迪拜。   勉金龙介绍,少年除了略显憔悴,情绪还是比较稳定,目前暂时关押在迪拜2号机场警察局。   马旭亮介绍,少年到迪拜被机场警方控制后,当地机场警方第一时间通知了中国驻迪拜总领馆。总领馆非常重视,第一时间派人前往机场了解情况。   “我们对该名中国公民的遭遇表示关切,但也要尊重阿联酋的司法规定,以及机场安全方面的规定。”马旭亮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总领馆向当地警方、检察机关都表达了立场和关切,希望徐某得到适当、妥善的处理。“处理过程中要考虑他的未成年的因素,尽量低调、妥善。”   “(徐某)涉嫌危害航空安全和偷渡两个违法行为,可能面临司法处罚。总领馆方面正在跟当地执法机构交涉、勾通和协调。”马旭亮表示,总领馆也在进一步研究阿联酋当地的法律法规,尤其是航空安全、移民(专题)方面的法律法规,并了解阿联酋有没有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   新闻链接:   辞职去迪拜当乞丐?   别做梦了!去年迪拜警方逮捕了197名乞丐   此前,一则名为《迪拜乞丐月收入高达47万元》的消息曾在网上疯狂流传,报道称,不少人持商务签证或旅游签证前往迪拜,通过在街头当乞丐,每天可以赚到9000迪拉姆(人民币约1.6万元)。不少网友看到消息后,调侃表示要辞掉工作,跑到迪拜当乞丐。   《京华时报》记者曾就此专门与迪拜警察局取得联系,对方称,迪拜确实存在以乞丐为生的人,但乞讨在当地已被明令禁止,因此警方一直以来都在严打类似的乞讨行为。   据迪拜警方介绍,迪拜政府和警方近来正在合力开展一项抓捕职业乞丐行动。今年4月13日,迪拜负责市场管理的负责人巴迪奥维曾表示,今年一季度,迪拜警察共拘捕了59名“乞丐”。这些“乞丐”全都不是阿联酋的公民,而是来自其他国家。   事实上,迪拜警方对乞讨行为的打击由来已久。迪拜警察总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京华时报》记者,迪拜明令禁止各种乞讨行为,在过去的数年中,警方一直在全力打击来自各国的乞讨者。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抓到这些乞丐后,他们会先查看对方是否拥有签证,如果没有签证,或者签证已经过期,会直接将对方遣返回国。“如果签证没有过期,我们会建议他们去找一些基金会,在那里获得帮助,或者帮他们找一份工作。无论如何,乞讨都是不允许的。”   迪拜警方介绍,目前迪拜当局已准备针对街头乞讨者展开为期一年的治理,在2015年,迪拜警方总计逮捕197名乞丐。“职业乞丐”被警方扣押后,不仅会被遣返回国,并被列入签证“黑名单”,从此不得再入境。